返回
就要自媒体网
导航
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打针故事

2017-10-25 来源: 点击:0次
首页小说连载 > 正文 打针俱乐部(一)
这几天感冒很严重,没有上班,请了几天假想好好休息。在家里躺了两天,觉得好闷,而且感冒越来越严重,于是换好衣服准备去外边转转,一来呼吸点新鲜空气,另外也想找个诊所看看开点药。(不喜欢去大医院排队) 我和男友是在聚会上认识的,那天聚会,因为不会喝酒,男友就上前挡酒,我的同学不服气,火大之后夺过酒,喝了三四杯,男友一直看着我,突然发现我脸上的小红点,一气之下就在我同学面前扒下我裤子,从他包里拿出了一包灌肠的工具,然后让同学们站在我旁边,让男生帮忙按住我的手和脚,让女生过来看着我,告诉他们说,以后谁知道自己过敏还喝酒,下场跟她一样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灌肠,说完,他撕开针管,让一位女同学从洗手间灌水,然后他又拿出一个灌肠的管子,拿出酒精,消毒,消完毒后,直接扒下我的裤子,我那时候很紧张又很害怕,所以使劲扭着小屁屁,他一见我这么不老实狠下心来,使劲往我屁股上拍了10个巴掌,结果我的屁股肿了,他什么都不管,那左手扒开我的屁股,用右手使劲的把管子往我屁眼里塞,我都难受的哭了,他还是不管,感觉我欠他几百万的是的,没过几秒,一针管的水全灌了进去,然后拿了一个木塞塞住了我的屁眼,其他同学都为我感到心疼,只有他凶巴巴的盯着我,然后他只留下了我的一个好朋友和他,把其他人赶走了,我朋友问他,怎么了,他说,她活该,叫她不听话,下次再这样,就不是灌肠这么简单了,然后他把我抱到卫生间,拿走了木塞,结果我全部排泄出来了,然后让朋友打给我妈说,住在朋友家,我以为是真的,结果他跟我朋友说,我今晚要好好教训她,你先回去吧,明天我会跟你们班主任说,他不来上课了,还有,你下次也给我注意一点,小心让你男朋友知道你又偷跑出来喝酒,那天晚上,我被他抱到了宾馆里,他把我压在床上,只听见啪啪啪的声音,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,发现身体有些不舒服,就骗他说想睡觉,然后他不放心,就跟医院请假,然后他扒下了我裤子,不小心碰到了我的小屁屁,发现屁屁上有淤青,而且我的小屁屁好烫好烫,也不知道他包里有些什么,拿出了一支温度计,然后拿出一个消毒过的棉球,一边擦着,一边跟我说,你的小屁屁不争气,出卖了你,然后用脚压着我,一手扒开我屁股,温度计就插进来我的屁眼,冰凉的感觉让我很难受,使劲扭着屁股,他一急,巴掌又打在了我的屁股上,眼泪刷拉拉的流,他瞪着我说,还没到你哭的时候,量完温度后,他说我有点高烧,要打针,又转身翻包,发现没有针剂,他立马抱起我,把我扔进后座,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他办公室,又叫来他的同事,我发现了我同学的对象,然后我没敢看,可是他过来拍拍我的屁股说,你惹到我们老大惨了,说还没说完,就发现男友推着整整一排的针管,我吓得差点掉了下来,辛亏被接住,但我的屁股又收到了威胁,啪的一声让我哏咽了,男友命令同学的男朋友言帮我打针,他自己迅速扒下我的裤子,言一步一步靠近过来,我吓得没处可逃,辛亏可可(言的女友,也是我的好姐妹)突然在门口,我像见到救星一样,扑通一下,逃到了她那边,然后就进行了猫捉老鼠的游戏,但是我还是被抓住了,被抓住的我还是不老实,动来动去,结果男友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小心像昨天一样,我就不动了,准确无误的四针扎进了我的屁股。却看见男友手上的针管里灌了满满一针管的灌肠液,还有那条可恨的管子以及托盘上满满的三个针管,我吓得不敢动了,却发现男友笑着把那个管子伸向了可可,我用眼神示意了可可,却发现言已经站在了可可的身后,我大声一叫,注意力全转向了我,可可迅速逃跑,然而我的机智想法被言发现了,可可还是被抓了回来,我看见了可可眼里的泪光,男友后来才告诉我,昨天言就在那里面,看到了可可的样子,所以才把可可叫到了医院,可可的屁屁被男友的手扒开,看到了菊花,又把那个涂了润滑油的管子很准的插了进去。结果满满的三灌全灌进了可可的屁眼里。一个特大的木塞把他塞住,而言还使劲玩弄可可后面的木塞,让可可胆战心惊,后来我才发现那多出的一罐,我问男友,男友说昨天晚上除了可可小朋友,还有另一个小朋友也喝了酒,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小孩的面灌了肠,那今天当然还要继续,我听到一半,马上逃了,可是言真的太灵活了,轻轻一抱,我的裤子顺带我都又被男友抱进了怀里,那个管子又伸向了我的屁眼,我突然发现比昨天晚上舒服多了,才发现,今天帮我打的是言哥哥,男友好像想惩罚我一样,又在几秒内把灌肠液打了进去。。。从那以后,我就有了一个固定的老公

  知道自己要挨两针就把裤子褪的多一点,两侧的屁股都露了出来一些。感受到护士来到身边对她说:“两侧各打一针吧。”护士问:“先打那边”我:“随便,都一样,选择权交给你了”说话间感受到右侧屁股传来凉凉感觉。知道是消毒,接下来就是用针扎PP了,但还是很喜欢消毒的感受,凉凉的很舒服。身体一颤,右侧屁股挨了一针。“趴好了被乱动,药液多给你打慢点。”护士说着一边用棉签给我做PP的按摩一边开始推药。起初还不太疼加上按摩感觉挺好的。可随着注射器里的药液一点点进入我的身体,右侧的屁股胀疼不断增加。怎么越来越疼啊,还有多少啊,心里想着。“很疼吗?坚持一下,快好了”听到安慰心里很温馨,但屁股上的疼痛确一点也没减轻,没办法忍着吧。屁股不再感觉胀痛而是单纯的疼的时候拔针了。我长出了口气,可算打完了。护士:“按好,我去准备下一针。”按好棉签,回头看到护士把手中的棉签和注射器扔到一个小桶里,来到先前的地方,从瓷盘里取出棉签和装有头孢的注射器。拔掉针套排净空气,向我走来。我清楚针是头孢曲松钠比刚才那针还要疼。我:“等一下,再按一会,对了明天我什么时候来”(怕护士马上就打第二针,有意和她聊一会,等屁股不太疼时再说)护士:“这些药都是每天肌注两次,你明天早上来就可以,我们现在是早上7点到晚上7点应诊。明天晚上根据你的病情会重新给你开处方的,所以明天得来两次。我:“还得重新开处方啊”护士:“你病的很重,最少也得打3天针。你打的药都很疼,而且药量也大,和医生说说改输液吧。”我:“明天晚上看情况再说吧”护士:“好了,把棉签拿开,可以了。该打左边了”我按命令做着准备,把棉签拿开,露出左边的屁股。左边PP一阵剧痛按摩仍然剧痛,疼痛没有增加是持续的疼。我:“怎么没消毒?”护士:“头孢和酒精有反应,又是消炎的所以就不消毒了。”没消毒还是有点不适应,头孢的疼更让我不太适应。刚才那针是胀痛可现在是放射式的疼。从针眼处向外围扩散的疼,疼痛不断均衡。拔针的时候左边的屁股都不敢动了。这次是护士帮我按的棉签,可能知道我屁股很疼怕我不敢按。按了一会护士看不出血了就收拾输液室里的东西了。当我要离开时护士提醒我:“你明天得按时来打针,我们这个诊所没有注射室,明天最好早点来,8点以前病人少。”我回了一句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就离开了诊所。

  第二天早上向单位请好假,心想反正不用上班再睡会儿吧。再次起了已经是9点了,感觉身上又有点不舒服,量了下体温38。2。没办法还得去诊所。洗完脸穿好衣服直奔小诊所。诊所离我家不算远9点半多点就到了。几天诊所的病人还不少,输液室已经有几个人挂上吊瓶了。诊室里还有5个病人再就诊。看到护士和医生都很忙,而且也都不是昨天的,只好再等一会儿。10点多医生和护士才空闲下来,这才注意到我。医生:“有什么事吗”我:“来打针的,昨天晚上看的病。”护士询问完我的姓名后找到我的病历和诊断记录,又问了我的基本情况(昨天的症状等)经核对后说:“不是让你早点来的吗,好了跟我来吧”再次来到配药室,同样的情景再次上演,两支10毫升的注射器准备好了。我:“去输液室打针吗”护士:病人少的时候可以但现在输液室的床位都有人了,你只能在这打针了。”我:“在这,怎么打啊”护士:“扶着点配药操作台或者贴着墙都可以。”我退下左边的裤子双手扶住操作台,做好了打针的准备。我:“先打退烧针是吧,昨左边打的头孢,今天换一下。”护士:“好,先打柴胡针”,护士右手拿着注射器,左手拿出消毒棉签,沾了碘酒,用小指把裤子又往下压了压,才进行消毒工作,转过脸去一看,哇!擦了好大一片呀,打针不就是一个眼么,还不等我调整好,一阵刺穿皮肤的疼痛把我拉回现实,臀部反射性的一绷,“放松”,幸好不是很疼,只是有点涨涨的感觉,突然疼痛加剧,刚要喊,护士已经拔针,把棉签压在了针眼上。把左边的裤子提好后换右侧的,站着打头孢还是第一次,心里开始打鼓了。不等我多休息一会,护士拿着另一个注射器过来了,我把右边的裤子压低一点,护士在昨天的针眼旁边消毒,屁股一颤进针了,进针的时候比刚才疼多了,也许感觉到肌肉比较紧张,护士加大了手劲,并一再告诫我要放松,不然药液不扩散,会加剧疼痛。我也知道放松呀,可是真的好疼,怎么放松?随着时间的推移,打针的地方又酸又涨又疼,回头一看,怎么还有那么多,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突然感觉PP上力量加重,一阵钝痛,紧接着就是护士快速的拔出针头,棉签按在了针眼上,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,总算打完了。重心慢慢移到右腿,可是不敢用劲,现在整个右边的PP处于麻木状态。避开针眼小心的提好裤子,护士收拾完打针的器材,回过头对我说:“这针比较疼,你先呆一会儿,缓一下在离开吧。别忘了晚上还得来就诊。”呆了一会儿我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离开了,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再来这个诊所了。

    高三:可爱菲

  知道自己要挨两针就把裤子褪的多一点,两侧的屁股都露了出来一些。感受到护士来到身边对她说:“两侧各打一针吧。”护士问:“先打那边”我:“随便,都一样,选择权交给你了”说话间感受到右侧屁股传来凉凉感觉。知道是消毒,接下来就是用针扎PP了,但还是很喜欢消毒的感受,凉凉的很舒服。身体一颤,右侧屁股挨了一针。“趴好了被乱动,药液多给你打慢点。”护士说着一边用棉签给我做PP的按摩一边开始推药。起初还不太疼加上按摩感觉挺好的。可随着注射器里的药液一点点进入我的身体,右侧的屁股胀疼不断增加。怎么越来越疼啊,还有多少啊,心里想着。“很疼吗?坚持一下,快好了”听到安慰心里很温馨,但屁股上的疼痛确一点也没减轻,没办法忍着吧。屁股不再感觉胀痛而是单纯的疼的时候拔针了。我长出了口气,可算打完了。护士:“按好,我去准备下一针。”按好棉签,回头看到护士把手中的棉签和注射器扔到一个小桶里,来到先前的地方,从瓷盘里取出棉签和装有头孢的注射器。拔掉针套排净空气,向我走来。我清楚针是头孢曲松钠比刚才那针还要疼。我:“等一下,再按一会,对了明天我什么时候来”(怕护士马上就打第二针,有意和她聊一会,等屁股不太疼时再说)护士:“这些药都是每天肌注两次,你明天早上来就可以,我们现在是早上7点到晚上7点应诊。明天晚上根据你的病情会重新给你开处方的,所以明天得来两次。我:“还得重新开处方啊”护士:“你病的很重,最少也得打3天针。你打的药都很疼,而且药量也大,和医生说说改输液吧。”我:“明天晚上看情况再说吧”护士:“好了,把棉签拿开,可以了。该打左边了”我按命令做着准备,把棉签拿开,露出左边的屁股。左边PP一阵剧痛按摩仍然剧痛,疼痛没有增加是持续的疼。我:“怎么没消毒?”护士:“头孢和酒精有反应,又是消炎的所以就不消毒了。”没消毒还是有点不适应,头孢的疼更让我不太适应。刚才那针是胀痛可现在是放射式的疼。从针眼处向外围扩散的疼,疼痛不断均衡。拔针的时候左边的屁股都不敢动了。这次是护士帮我按的棉签,可能知道我屁股很疼怕我不敢按。按了一会护士看不出血了就收拾输液室里的东西了。当我要离开时护士提醒我:“你明天得按时来打针,我们这个诊所没有注射室,明天最好早点来,8点以前病人少。”我回了一句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就离开了诊所。

  第二天早上向单位请好假,心想反正不用上班再睡会儿吧。再次起了已经是9点了,感觉身上又有点不舒服,量了下体温38。2。没办法还得去诊所。洗完脸穿好衣服直奔小诊所。诊所离我家不算远9点半多点就到了。几天诊所的病人还不少,输液室已经有几个人挂上吊瓶了。诊室里还有5个病人再就诊。看到护士和医生都很忙,而且也都不是昨天的,只好再等一会儿。10点多医生和护士才空闲下来,这才注意到我。医生:“有什么事吗”我:“来打针的,昨天晚上看的病。”护士询问完我的姓名后找到我的病历和诊断记录,又问了我的基本情况(昨天的症状等)经核对后说:“不是让你早点来的吗,好了跟我来吧”再次来到配药室,同样的情景再次上演,两支10毫升的注射器准备好了。我:“去输液室打针吗”护士:病人少的时候可以但现在输液室的床位都有人了,你只能在这打针了。”我:“在这,怎么打啊”护士:“扶着点配药操作台或者贴着墙都可以。”我退下左边的裤子双手扶住操作台,做好了打针的准备。我:“先打退烧针是吧,昨左边打的头孢,今天换一下。”护士:“好,先打柴胡针”,护士右手拿着注射器,左手拿出消毒棉签,沾了碘酒,用小指把裤子又往下压了压,才进行消毒工作,转过脸去一看,哇!擦了好大一片呀,打针不就是一个眼么,还不等我调整好,一阵刺穿皮肤的疼痛把我拉回现实,臀部反射性的一绷,“放松”,幸好不是很疼,只是有点涨涨的感觉,突然疼痛加剧,刚要喊,护士已经拔针,把棉签压在了针眼上。把左边的裤子提好后换右侧的,站着打头孢还是第一次,心里开始打鼓了。不等我多休息一会,护士拿着另一个注射器过来了,我把右边的裤子压低一点,护士在昨天的针眼旁边消毒,屁股一颤进针了,进针的时候比刚才疼多了,也许感觉到肌肉比较紧张,护士加大了手劲,并一再告诫我要放松,不然药液不扩散,会加剧疼痛。我也知道放松呀,可是真的好疼,怎么放松?随着时间的推移,打针的地方又酸又涨又疼,回头一看,怎么还有那么多,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突然感觉PP上力量加重,一阵钝痛,紧接着就是护士快速的拔出针头,棉签按在了针眼上,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,总算打完了。重心慢慢移到右腿,可是不敢用劲,现在整个右边的PP处于麻木状态。避开针眼小心的提好裤子,护士收拾完打针的器材,回过头对我说:“这针比较疼,你先呆一会儿,缓一下在离开吧。别忘了晚上还得来就诊。”呆了一会儿我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离开了,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再来这个诊所了。

 2  下一页 首页短篇作品 > 正文 打针故事
子今年21岁,她是一名广告模特,有高挑的身材和细嫩的肌肤,她最感到自豪的就是那纤细的腰肢,臀部说不上很丰满,却非常富有弹性。 她19岁的妹妹樱子在一家儿科诊所当见习护士,这家诊所正好在珍子居住那座大















打针趣事

  张楠是个体公司的老板。从小就好运动,篮球、排球、足球没有他不爱玩的。也许是喜欢锻炼的原故,他身材轮廓明显、肌肉发达。乍眼一看,到像是个健美操教练。
  不过,魁梧身材的后面隐藏着与生俱来的死穴“特别怕打针。”这不,感冒半个来月都没敢上医院。
     好友李军知道张楠生病只会“蜗”在床上,就假借过两天要上省城谈生意,让他抓紧治疗。一听有生意做,张楠当即就同意和李军上医院。
     医生询问了张楠的病情后,让他做了几项常规检查。检查结果基本正常。为了控制张楠感冒加重,医生开了三天的药方。
     李军帮着到收费室交费,又到西药房排队拿药。张楠病怏怏地坐在休息椅上,等着李军帮他取药。
    “这是你的药,拿去治疗室打针。”药房医生把药递给李军的同时,用手指了指治疗室说道。
坐在一旁的张楠听到后,惊愕的脸上露出了胆怯的表情,“打针?还是先回去吃药吧。”起身就往门外走。 “不行”李军一把拉住张楠,管他乐意不乐意,连拖带拽进了治疗室。顺手把针剂递给了治疗室的护士。
     护士接过针剂,“是你吗?”抬头看了张楠一眼问道,一丝笑意在不经意间闪过。张楠表情僵硬的点了点头。小护士一面准备要注射的针剂,一面笑容可掬地说:“请把裤子脱了,坐在凳子上。”
     张楠哪会知道,今天他刚好碰上医院护理部组织的现场实作考试,考试的顺序按抽签来确定。刚好轮到门前接针剂的这位小护士。小护士看到张楠后,心里暗喜,庆幸自己抽到了一个好签。
     张楠吓得差点没尿裤子,却又不愿在年轻貌美的小护士面前丢脸。只好故作洒脱地脱了裤子,坐到病人打针专用的凳子上,还不时用求救的眼神看着李军。
     一会儿,小护士拿着注射器步态轻盈的走了过来。张楠紧张得不由自主地用手抓住了屁股下面的凳子,手脚有些打颤,脸上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。站在窗外的李军幸灾乐祸的开怀大笑。
    小护士蹲下身捋了捋张楠耷拉下来的衣服。然后用左手母指和食指在张楠右侧臀部捏来按去,找准位置后,用酒精棉球做消毒处理。屁股上的丝丝凉意,吓得张楠屏住呼吸、闭上双眼,搞得像死囚等待着最后抢决似的。
     小护士举起注射器下扎的一刹那,“啊!”,“呀!”张楠和小护士同时发出了诧异的叫声。
     听到叫喊声,在场的护士和李军都围上前去看个究竟,让在场人始料不及的是,张楠恐惧得把全身肌肉绷得太紧,刚才这一下,扎得他满头大汗、呲牙咧嘴的,他再也顾不上面子的放声大叫。
     而小护士却失魂落魄的坐倒在地上,看着刚从张楠屁股上拔出弯曲变形的注射器针头,哭泣着喃喃自语:“怎么会这样呢?怎么会这样呢?”
     张楠摸着屁股出门时,后面传来护士们同情而又惋惜的声音“真遗憾,你的考试挂了!”

  • 上一篇:莫言别成北师大沽名钓誉的棋子
  • 下一篇:炒作黄海波司机“设局”想娱乐谁?
  • 最新文章

    阅读排行

    电脑版
    就要自媒体网
    返回顶部